大洋新聞 時間: 2014-09-01來源: 信息時報▲洪都拉斯人瑪麗安娜在墨西哥險些被強暴,左上臂上也留下長長的刀口。 洪都拉斯媽媽溫蒂帶著她的三個孩子一起偷渡,她聲稱她的丈夫要謀殺她。 薩爾瓦多人阿曼多在偷渡途中被列車碾過左臂。 ▲特奧菲洛·桑托斯·里韋拉患有癌症,而他在偷渡途中還遭遇槍擊。
  (上接B04版)
  系列照片揭露“美國夢”血腥一面
  攝影師尼古拉·奧金·弗廖利拍攝系列作品《美國夢的另一面》,揭示中美洲移民追求美國夢過程中的黑暗一面。弗廖利的攝影對象是來自薩爾瓦多、洪都拉斯、危地馬拉、尼加拉瓜等中美洲國家的無證移民。他們借道墨西哥偷渡進入美國,本以為可以逃避自己國家的社會動蕩、槍支泛濫,沒想到等待自己的卻是毆打、性侵、致殘。
  現年29歲的瑪麗安娜來自洪都拉斯,作為一名沒有記錄的“黑人”在穿越墨西哥時遭遇襲擊,險些被強暴。弗廖利的鏡頭下,她脖子上繫著白色繩索,表情嚴肅地看著自己左上臂上縫線粗糙的長長刀口。對瑪麗安娜一名6歲的同胞而言,最大的願望則是與祖母回到自己的家鄉。
  42歲的特奧菲洛·桑托斯·里韋拉來自巴拿馬,患有癌症和肝硬化,在穿越墨西哥時遭遇持槍匪徒襲擊,身上傷痕纍纍。
  墨西哥境內的“野獸號”貨運列車以運送來自中美洲、準備前往美國的無證移民出名。來自薩爾瓦多的男青年阿曼多在追趕“野獸號”時不幸摔落,列車碾過他的左臂,他永遠地失去了一條胳膊。
  弗廖利自2008年開始策劃這組攝影作品。一次到一處無證移民庇護所的義工活動,讓他萌生了拍攝這組照片的念頭。那個庇護所收留的都是在偷渡過程中受傷的無證移民。這組照片全部採用黑色背景,弗廖利說,這是為了讓觀者更清楚地看到拍攝對象身上的傷痕。
  弗廖利說:“這些照片記錄了中美洲移民最悲劇的一面,充滿事故和殘缺……美國夢的另一面不只是追尋美國夢的過程,也包括……不能實現的夢想和永遠得不到的未來。”
  美國還是移民國家嗎?
  在紐約自由女神像底座的銘文中,有這樣的一段話:“交給我!那些疲憊的和窮苦的渴望呼吸自由的人們,在彼岸被遺棄受壓迫的可憐的人們,那些沒有歸宿飽經風霜的人們,把你們交給我,我站在自由的門口,高舉著自由的燈火,照亮你回家的路!”這段體現了美國建國宗旨的言語,在今天看來就像失去了意義。
  現在,雖然在美國邊境上抓獲的偷渡人員在減少,但是在這些偷渡者中,兒童和年輕人的比例卻在逐漸增大。有數據顯示,自從去年10月以來,有六萬名未成年人在沒有成人的陪伴下穿越邊境進入美國境內。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來自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和危地馬拉——在殘忍的幫派暴力之下,這些國家的許多地區已經失去了控制。
  這些如潮水般的兒童越境美國境內,讓美國壓力劇增。而現在,最嚴重的問題在於,美國似乎無法回答一個關鍵的問題:它是否仍然是一個移民國家。
  共和黨人指責美國總統奧巴馬的移民政策對那些想進入美國的偷渡者更具吸引力——美國政府對這些偷渡的未成年人“寬大處理”,允許他們可以和美國的家人團聚。然而這政策在那些中美洲國家變成了一種謠言,那就是美國“歡迎”這些中美洲國家的兒童。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美國總統和政府似乎並沒有準備好解決這個問題,一波又一波的移民讓美國的移民制度看起來完全無助。一方面,不少美國人抗議難民社區的設施不足,而在另一方面,德克薩斯州南端的里奧格蘭德山谷又處於緊急狀態——之前,經常有游客前往當地的國家公園觀看稀有鳥類,但是現在,這裡唯一的“游客”就是邊境巡邏人員以及在空中盤旋的直升機。
  而在兩周前,在前往德克薩斯州出席慈善晚宴時,奧巴馬就避免過於接近美國和墨西哥邊境,在外界看來,這或許是他對待這個問題的態度。
  
  (原標題:血腥的“美國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w38jtegmf 的頭像
iw38jtegmf

mansion

iw38jtegm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